关灯
护眼
字体:

52.第 52 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此为防盗章, 要看正版请去晋江文学城哦!  但无依无靠的孤儿寡母不管去哪都生存维艰,宁姝婉无法自控的把怨恨都发泄在了儿子身上, 于是从佐藤隆川记事起, 便经常被生母打骂,打完了却又难过的搂着他哭。唯一对他们母子有恩的是村里一个懂点文化的教书先生, 偶尔会帮助和接济他们,而那名教书先生也有个儿子,只有两岁多大,走路还不太稳当,却懂得抱着胸前小口袋里装的红枣或者其它吃食,跌跌撞撞的跑过来拿给他,并奶声奶气的叫他宁川哥哥。

    ——那时候他的名字还是宁川, 而对方就是他这整整二十九年的人生里仅存过的那一丁点美好回忆。

    可惜它非常短, 不过只有两年不到的时间, 整个村落就经历了其它帝国联军的攻击, 丧命的除了他生母, 还有那个无辜幼小的、会跌跌撞撞的跑来送红枣给他的小娃娃。更讽刺的是,联军中的首领之一正是佐藤隆川的生父, 而他被认回佐藤家后的日子并不比之前好,甚至更加险恶冰冷,充满了残酷和血腥。

    却让他迷上了这世上一切的残酷和血腥。

    而夏熙这边已经知道自己变成小孩了,因为系统在十分钟刚到之后的下一秒, 便邀功般的匆匆道:“叮——, 已在紧急情况下自动为宿主开启萌物变身卡, 成功将宿主变身成为不足四岁的幼童。备注说明:每张变身卡可变身10次,每次变身的持续时效均为十五天。”

    夏熙不由皱了皱眉,却不知他幼童期的相貌实在太可爱,顶着张包子脸皱眉的模样反而更萌。系统则尽责的继续播报之前没报完的事:“叮——,现在读取目标e的基本信息。姓名:佐藤隆川,身份:长虹帝国佐藤家族长子,杀手组织福山会的首领,人渣等级:甲,等级判定原因:六亲不认,喜怒无常,以杀戮与毁灭世界分别作为日常乐趣和人生目标。”

    “叮——,现在读取目标e对宿主的好感度和忠犬值。目标e佐藤隆川对宿主的好感度为:5点,忠犬值为:0点。”

    夏熙的眉头顿时皱的更紧了。他没想到这个让蒋战威也颇为忌惮的福山会首领就在自己眼前,也不清楚对方出现在德城是否有什么其它目的。不过他的心理素质一向很好,倒没有产生任何惧意,只忍不住对佐藤隆川毁灭世界的这个如此中二的人生目标生出关爱智障人人有责的心理。

    跟着佐藤隆川一起来的两个手下却只顾得上震惊了。他们先是看到了一个可爱漂亮到前所未见的小娃娃,接着又看见他们心狠手辣的主子竟出乎意料的弯下了腰,堪称小心翼翼的将地上的小娃娃抱起了起来。

    很显然,现场没人觉得一个才三四岁大且失明的奶娃娃会别有居心的跑来偷听他们讲话,也没人觉得他能造成什么威胁。夏熙只觉得身体被人抱起,继而听到那人发出他隔着墙听过的、让人毛骨悚然却又透着诡异温柔的声音:“宝宝,告诉我,你怎么会一个人来这里的?”

    小夏熙闻言眨了眨水汪汪的眼睛,甜糯软萌的声线就像裹着幼砂糖的糯米糕,奶声奶气的答:“哥哥不见了,我来找哥哥。”

    手下的脉搏和心跳均无变动,佐藤隆川知道对方没有说谎,缓缓移开了放在他颈后死穴上的手。

    “这样啊,”佐藤隆川的声音变得更温柔了,竟道:“既然你找不到家人了,让我来当你的家人好不好?”

    这大概是他人生中头回用这么柔的声音跟别人说话,让夏熙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也把两个手下惊吓出一身冷汗。

    因为平日里佐藤隆川的声音越温柔,就是他怒火越盛手段越狠的时候。不过此刻的情况似乎不太一样,他甚至勾起唇对夏熙轻笑了一下,继而以不容辩驳的语气说:“宝宝乖,我带你回家。”

    他和夏熙有一处共同点,就是并不那么惜命,更享受随心所欲带来的快乐。说着就抱着夏熙抬脚离开,竟连问一句他的家人究竟去了哪都没有,仿佛他带走的不是一个活生生的孩子,而是一件被人遗落在地上的外衣;做事只图他自己高兴,丝毫不管别人的死活。

    与此同时,蒋战威则快找人找疯了,几乎要派兵把整个医院都围起来。时间越是往前流逝,蒋战威就越是担忧,一时间脑子里全是不好的念头,想着夏熙是不是被仇家带走了,还是被歹人绑架了,而夏熙连反抗和逃跑的能力都没有,只能强忍着害怕,无助的睁着看不见的眼睛。

    这样稍稍一想,蒋战威就几乎控制不住从心底涌出的心疼和恐惧,它们压的他几乎要窒息,双手已经握到指节发白,甚至因肌肉过度紧绷而微微颤抖。

    在佐藤隆川面前,夏熙的确没有反抗和逃跑的能力,转眼已被带出医院,上了一辆不知名的车。三岁多的孩子能有多少力气,在他看来用尽全力的挣扎,在佐藤隆川看来不过是挠痒痒。佐藤隆川抱着上车后依旧踢腾不休的说要回家的小萌物低低道:“宝宝,如果你再乱动,我就要打你屁股了。”

    宝你大爷的宝!哪里来的神经病!!

    夏熙不由在心里骂起来,面上却当真老实了,——因为那么大的人还被打屁股实在是太丢脸了。

    于是佐藤隆川满意地看到夏熙那圆润可爱的小屁股不自觉地抖了抖,然后鸵鸟似的将脑袋闷进他的肩窝。头发碰到了颈部的皮肤,带来了一阵酥|麻。

    夏熙的发质本来就偏软,小的时候更是又软又茸,摸起来就像刚初生的小猫或小鸭子。车子左拐右拐,最后在一栋看似普通的门前停了下来,但走进去后,里头别有洞天,院子大气开阔,三开三合,层层相扣。

    佐藤隆川一出现,仆从们便纷纷畏惧又恭敬的低下头,不敢乱动,更不敢看他怀里的小孩。夏熙随即被佐藤隆川放到了沙发上,道:“宝宝,我们到家了。”

    夏三岁抿着嘴不说话,气包包似的在沙发里缩成小小一团,看起来萌的不行。佐藤隆川对着小萌货又道:“渴不渴?我给你拿牛奶喝好不好?”

    夏熙知道佐藤隆川不过是一时兴起想玩一玩扮演游戏罢了,绝不是真心喜欢小孩,也没那个耐心扮演多久,等到玩腻了,就会毫不留情的扔掉。可惜从来都是夏公子先不要别人,还没有谁反过来扔掉他,何况系统说每次变身的持续时效均为十五天,所以他必须在十五天内离开。

    佐藤隆川的脚步声越行越远,似乎当真去拿牛奶了,夏熙等了半天都没听见他回来,却等到了系统的播报:“叮——,随机任务‘人渣大集合’完成,宿主获得一次抽卡奖励,请问是否现在抽取?”

    夏熙选了是,脑中立马出现十二张发光的卡牌,便抽取了左手边的第一张。

    “叮——,恭喜宿主抽中英雄召唤卡一张,使用该卡可以随机召唤一名攻略过的‘英雄’,每次召唤时间为三天,冷却时间为一天。即该英雄可在宿主所处的世界停留三日,消失一日后方可再次召唤。”

    “什么是攻略过的英雄?”

    “就是宿主曾在各个快穿世界里攻略过的渣攻。”

    本以为可以召唤到什么关羽吕布的夏熙不由愣了愣。

    虽然那些‘渣攻’中有很多人的武力值比关羽吕布还厉害,尤其修仙世界的魔尊钟冥,可夏熙觉得不管是他们中的谁,召唤来后都不仅不能帮忙解决麻烦,只会惹来更多的麻烦。

    夏熙有些郁闷的从沙发上慢腾腾的爬下来,抱着试探和摸索的态度向前走了走。却没想到才五六步的功夫便滑倒在地,不仅摔到了屁股,腿还重重撞到了旁边的凳子上。

    小孩最是耐不住疼的,疼痛立即使夏小盆友的生理性泪水哗的涌了出来。佐藤隆川只见他端坐在地上,毫无声息又认认真真地抱着膝盖哭。

    实在是萌的一本正经。

    佐藤隆川便也一本正经的问:“你在做什么?”

    夏三岁随即用小胖手抹掉眼泪,神色淡漠又悠远:“我摔倒了。”

    “哦,”佐藤隆川觉得有趣的很,比他最爱看的杀人场景还有趣百倍,语气却继续保持一本正经,“那你可以自己起来吗?还是要我抱?”

    夏三岁抿着嘴又不说话了,对他采取藐视态度,甚至吭哧吭哧的转着身子挪了挪,只丢给他一个小背影和小屁股。

    佐藤隆川顿了顿,随即一步上前,弯腰把人给捞了起来,故作凶狠的道:“一点点的小人脾气不小。不起来也不要我抱,那你要干什么?”

    夏三岁倒一点也不害怕。他那软塌塌的小胳膊小腿也是真的爬不起来了,对于被抱起来还比较满意的,却不高兴的低头用小门牙在佐藤隆川的手上用力咬了一口,以抗议对方冒犯了他小人家。

    有些人活着或许就是为了印证什么是衣冠禽兽,而陈子臻便是这四个字的样板。他在工作和军事上的能力无可厚非,有着比常人更高的智力和优雅谈吐,甚至有让被他玩弄过的人反过来迷上他的魅力,可脱下那层外皮,他就和野兽一样毫无人性与道德,不知愧疚与羞耻。

    陈子臻曾虐过不少人,尤其对那些干净貌美的青年有着难以想象的喜爱。可他遇过的所有人通通加起来,竟都不如眼前人的千分之一。

    其实陈子臻之前见过夏熙不止一回,还记得头一次在元帅府看到他时,他正坐在廊边思索眼前的棋局,对周围的人和环境混不在意,仿佛一切都惊扰不到他。然后抬手执起一枚棋子,像终于想到破解之法般露出浅笑,白皙的皮肤在阳光下接近透明,全身似乎都带着微光。

    可惜那是蒋战威心心念念了那么多年的人,也是他不能染指的东西。但越这样,就越想要得到,尤其是对方此刻受伤生病的脆弱模样,竟完完全全地瘙住了他心里最痒的那一处。

    如果眼前的少年有朝一日能以这样脆弱的姿态躺在他身下,像无助的小动物任由他左右,那种场景只稍稍一假设,就让他每寸血液都沸腾起来。陈子臻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能让他提起兴致的猎物,却只因夏熙一个失焦的眼神就涌出前所未有的激动与渴望,竭力平定的胸膛下尽是难耐的呼吸。

    所幸时刻关心自家少爷状况的拾玉早在蒋战威刚开口时便替陈子臻出了门,曾被元帅的威势弄怕了的医生随即以最快的速度赶了过来,而蒋战威眼里从头至尾只有夏熙一人,没有注意到陈子臻的异常。只有夏熙清楚地听到了系统的声音:“叮——,目标陈子臻的好感度增加20点,现好感度为35。”

    果然如此。

    夏熙成功印证了自己的判断,面上却丝毫不露,然后缓缓闭上眼睛。原本凝在眼眶中的水汽因此而形成一颗小小的水珠,从眼尾坠入鬓发。隐隐之间似乎有谁心里的什么东西跟着它一起坠落,一面坠落却又一面腾升。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